药房托管的前世今生-医药慧(原医药观察家网)——谈医论药,存慧于文

专题

药房托管的前世今生

发布时间:2018-05-15 13:26:50  阅读量:2502

作者:医药观察家报  来源:医药观察家报

核心提示:随着“药品零加成”政策的持续深入推进,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医院选择将药房托管出去。

从摸索到大胆前行

现有资料显示,药房托管最早可追溯至2001年。据媒体报道,当时三九集团托管了广西柳州市中医院等7家医院药房(药剂科),但这个最早的尝试,最终在几年后以医院相继收回药房而结束。

2006年,南京医药开始介入药房托管服务,至2007年宣称已托管百余家医院药房,但这并未为其带来巨大的效益,相反,南京医药2007年仅该业务就亏损超过千万元。

可以说,这一阶段的药房托管服务,多处于摸索状态。由于这些率先“吃螃蟹”的企业并未尝到多少甜头,这一领域相对来说较为沉寂。直到2012年,药房托管服务才又掀起热潮。商务部发布的有关数据显示,2012年,至少有29家医药企业承接药房托管业务。

这一年,行业领头羊国药控股拓展了北京市部分二甲医院的药房托管业务。此后,国药控股在这一领域屡有斩获。例如2013年,国药控股湖北分公司和九州通等4家企业,参与了湖北鄂州公立医院药房托管经营业务。而国药控股广州有限公司更在其企业介绍中表示,公司注重服务创新,努力探索电子商务、药房托管等新型商务模式,提供多元化、个性化和专业化的增值延伸服务。国药控股2017年报也显示,报告期间,国药股份通过非公开发行股份之方式,筹集款项10.3亿元,主要用作医院供应链延伸项目、社区医院药房托管项目等。这充分显示了其深耕药房托管业务的决心。

另一流通巨头上海医药也发力药房托管业务。早在2013年,上海医药就披露,其全力推进以上海“5+3+1”医院药房供应链外包服务项目为代表的药房托管业务,当年共托管医院药房54家。截止到2017年底,上海医药2017年报透露,其共托管医院药房226家,当年新增97家。同时,公司积极参与上海社区综改处方延伸项目,助力分级诊疗,目前已覆盖上海市146家社区医院及卫生服务中心。

作为国企巨头,华润医药在药房托管业务方面当然也不遑多让,且具有诸多先天优势。早在2014年,据《南方都市报》报道,其与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和广东省人民医院签署协议,承接这两家医院的药房服务。与其他企业不同的是,华润医药的药房托管模式,核心是借助智能药房的启动,实现医院药品智能一体化(HLI)药房托管模式。如今,华润医药的HLI服务模式已在全国100多家医院铺展开来,并成功延伸到了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与国药控股、上海医药和华润医药同属于第一集团的民营医药流通企业九州通,在药房托管方面也打造出了自己的成熟模式。前面提到过,2013年,九州通就与国药控股湖北分公司等4家企业,参与了湖北鄂州公立医院药房托管经营业务。2017年,九州通携手步长制药,成立湖北步长九州通医药有限公司,合作开发医疗机构药房托管(药品、耗材、中药等集中配送)业务。这成为去年行业的重磅新闻之一。九州通2017年度报告显示,其在药品销售的同时,为医疗机构提供信息技术及相关增值服务,通过推进医院药房托管、耗材供应链管理、医院药房物流管理、智能化药库改造和中心药库外延等模式,二级及以上医疗机构业务占公司整体业务的比重不断提升。

不只传统医药流通企业,综合性的药企也在药房托管领域分得一杯羹。

康美药业就是较早进入药房托管领域的企业。2014年1、2月间,康美药业连发4则公告,宣布已与广东省普宁市、广东省惠来县、吉林省通化市、辽宁省本溪市等共81家医院签订药房托管协议,轰动一时。其中已公布的协议有效期为15年或20年。事实上,康美药业此前曾披露,广东省揭阳市10家医院所用的所有药品统一由康美药业供应和集中配送。可见,康美药业的药房托管是一个近水楼台先得月、循序渐进、水到渠成的过程。康美药业不久前发布的2017年报显示,药房托管现已成为其主营业务之一,主要是对医院的药房进行经营和管理,并通过托管药房销售公司中药饮片与药品,现已托管药房100多家。据此,康美药业打造了集医疗机构资源、药房托管、智慧药房、OTC零售、连锁药店、直销、医药电商、移动医疗于一体的全方位多层次营销网络。

与上述流通巨头和综合性药企相比,传统零售药店反倒在药房托管领域显得较为低调,但也有涉猎。如嘉事堂早在2013年,就与北京朝阳医院签订协议,受托管理朝阳医院属下的自费药房和寿春药房。益丰大药房在2016年年报中表述,随着医改政策的不断推进,公立医院改革、医保控费、两票制、仿制药一致性评价等政策相继出台并实施,医药分开的局面初步形成,为承接医院处方外流带来的巨大增量市场,公司将通过开展与政府及医保部门、医疗机构、保险公司及制药厂家的合作,加快医院周边的门店的新建和收购步伐,在DTP/DTC药房模式、医院药房托管等方面进行积极探索。

地方政府部门成推手

从上述企业参与药房托管的案例分析可以看出,其中总离不开地方相关政府部门的影子,甚至有些地方政府部门成为医院开展药房托管业务的直接推手。迄今为止,湖北、黑龙江、安徽、河南和甘肃等省份,都相继出台政策,支持药房托管业务的开展。

湖北是较早出台政策支持开展药房托管业务的省份。其于2014年印发了《关于加强全省公立医院药房托管工作管理的指导意见(试行)》的通知(鄂卫生计生发[2014]48号)。该意见提出的药房托管基本原则是:坚持市场主体、政府指导、有序推进、规范运营的原则;坚持依法、自愿、公开、公平、公正的原则;坚持降低药品费用、兼顾医院和企业利益的原则;坚持医院公益性质、确保药品质量和安全监管的原则;坚持托管双方主体责任,确保药品供应和合理使用的原则;坚持药品集中采购、统一配送的原则。该意见还明确了托管主体、基本条件、禁止行为、托管程序和合同条款等,可谓事无巨细。

河南省则在鹤壁市探索乡镇卫生院药房托管模式。据了解,目前,药房托管模式已经推广到鹤壁市所有县(区)以下医疗机构。在鹤壁市原卫生局局长陈元方看来,推行这一模式,有效地扭转了医疗机构以药补医的趋利行为,县、乡医疗机构实现了药品采购零成本、药品销售零差率、药房运行零负担,村卫生室实现了基本用药有保障。

2016年8月8日召开的黑龙江省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领导小组全体会议提出,要坚决贯彻《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意见》和国务院的工作部署,在符合国家总体改革方向的前提下,针对黑龙江省当前存在的突出问题采取先行试点和推动措施,比如加强大型医疗机构和基层医疗机构联动、药房托管试点等。

2017年,安徽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印发《关于推动药品流通企业转型升级创新发展的指导意见》,其中第八条提出,创新药品零售服务新模式,鼓励有条件的零售连锁企业承接医院、社区等医疗机构药房服务;支持发展专业药房,探索“药店+诊所”、“药店+中医(国医)馆”等新型零售经营方式,培育新兴业态。

今年4月27日,甘肃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关于推进药品流通企业创新发展的意见》(甘食药监发〔2018〕72号),其中第六条提出,支持药品零售企业围绕大健康产业发展方向,创新服务模式,拓展增值服务;鼓励有条件的药品零售连锁企业参与基层医疗机构“医药分开”、“分级诊疗”进程,承接医院、社区等医疗机构处方外配、药房托管等合作业务。

除此之外,广东、上海和北京等发达城市,也有相关支持开展药房托管服务的政策出台。在国家层面,2011年,商务部发布的《全国药品流通行业发展规划纲要(2011—2015年)》中提出,“鼓励连锁药店积极承接医疗机构药房服务和其他专业服务”;2016年发布的《全国药品流通行业发展规划纲要(2016—2020年)》中又再次强调创新零售服务模式,在推进零售药店信息系统与医疗机构信息系统和医保支付系统对接的过程中,鼓励具备条件的零售药店承接医疗机构门诊药房服务和其他专业服务。

从上述政策文件可以看出,明确表示支持发展药房托管业务的部门,主要为药品流通企业主管部门,其目的主要是为了促进流通企业转型升级,创新经营服务模式。与之相对应的是,作为药房托管的委托方——医院的主管部门,卫计委发声却很少。业内人士表示,这可能与药房托管这一模式,自“出生”起就存在争议有关。

问题重重  饱受诟病

表明看上去,在取消药品加成、国家大力推动“医药分开”的背景下,药房托管是一个双赢的方案。对于医院而言,不仅能够减少药房运营的投入,还能向药房托管方收取相应的托管费用,弥补取消药品加成后的部分损失。对于托管的企业而言,医院药房是药品销售的主要渠道,能够借此扩大托管方自身产品的销量。但其实,药房托管的实施过程中,暴露出诸多问题,并被参与各方诟病。

问题一:涉嫌垄断。例如湖北2014年印发《关于加强全省公立医院药房托管工作管理的指导意见(试行)》的时候,就被当地89家药企联名签署意见书,表达对湖北省推行药房托管的不满,并且强烈反对相关文件的执行。89家中小药企认为,托管企业要盈利,就会把增加的成本加到制药企业身上,从而加重对制药企业的盘剥;少数具备托管实力的大企业可能会垄断药品流通渠道,给中小药企带来毁灭性打击。据了解,自湖北省部分公立医院开展药房托管工作以来,确实存在托管企业极力压低下游企业药品价格,致使制药企业利益受到损害。对此,湖北省卫计委明确表示,不反对公立医院进行药房托管,但也无意大力推广这种模式。但公立医院若选择进行药房托管,必须遵循规定的原则和程序。

问题二:未能真正“医药分开”。政府部门推动药房托管,本来是为了让“医药分开”,但在实践过程中,往往有些事与愿违。老百姓大药房董事长谢子龙就曾表示,药房托管实质上是药房产权与采购权的分家,是采购权、使用权与审批权的分离,而非根本性的改变,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医药分开”。原广东省卫计委副主任廖新波亦认为,“药房托管是披着羊皮的狼”,药房托管只是药房的管理者改变了而已,并没有真正地“医药分开”,而且托管方就只有一家医药公司,一对一、一对多的模式造成托管方一家独大,绝对的垄断将导致绝对的腐败。

问题三:未能降低药品流通成本。在药房托管的过程中,委托方,也就是医院,往往要收取一定的托管费和保证金。而对于托管费的比例,并无相关规定,完全靠委托方和受托方谈判确定,此时,委托方,也就是医院,存在着先天优势。医院一般不会主动找企业谈托管,企业是医院药房托管的推动力。而受托方由于存在竞争,一般只能“以高价换市场”。据业内人士表示,药房托管的托管费比例一般在销售额的25%左右,最高的可达50%,而一旦超过40%,受托方就会出现亏损。一些大企业的观念是:“不管出多少钱,先把这家医院的药房托管拿下来,只要能托管,哪怕现在不赚钱,先拿下市场份额,然后再慢慢清理市场,逐步淘汰中小企业。”但业内人士表示,像托管费和保证金等成本,最终还是会转嫁到患者身上,因此,此举未能达到监管部门的降低药品流通成本要求。

问题四:或影响“两票制”推行。“两票制”可以说是近两年医改大力推动的一项政策。但在2017年11月的广州药交会期间,一位医改核心单位的领导在解读“两票制”相关政策时,谈到了推行过程中的问题,其中就包括业界反映最强烈的“医疗机构配送权被特定企业垄断”问题,也就是托管。对此,这位领导讲道,已经联合多个部门准备制定相应的措施,“医疗机构搞托管,影响‘两票制’,肯定不行”,尽管有“探索剥离医院门诊药房”政策倡导,但如果托管给“两票制”推行制造困难,或许会被叫停,甚至取消。

业内人士指出,随着“药品零加成”政策的持续深入推进,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医院选择将药房托管出去。这个过程中,药企对医院药房“争抢战”的乱象也将无法避免。因此,如何让药房托管健康地走下去,不与国家医改大政方针相违背,不让相关各方抱怨,最终让参与各方,以及老百姓都受益,还考验着相关主管部门的智慧,还需国家层面出台相关的指导意见。



恒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关于医药慧 | 联系我们 | 媒体合作 | 意见与建议 | 版权声明 粤ICP备14040283号-1
医药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