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零售药店还能“稳坐钓鱼船”吗?-医药慧(原医药观察家网)——谈医论药,存慧于文

资讯

传统零售药店还能“稳坐钓鱼船”吗?

发布时间:2020-01-13 08:46:06  阅读量:6282

作者:潘社林  来源:医药观察家报

核心提示:在现代商业社会,不管有没有外来“新势力”,企业要想发展,也应该不断进行“自我革命”,而不是说因为有了外来势力才变革。目前,药店行业的经营模式还是比较传统,每一个企业思考的应该是“怎么样自我革命”,每一天都应该有新的变化。要不然,如何生存?

“新势力”来了,“降价潮”也来了

传统零售药店还能“稳坐钓鱼船”吗?

2019年12月9日,宁夏回族自治区邮政分公司打造的中邮大药房第一家门店解放街店开门营业。.jpg

2019年12月9日,宁夏回族自治区邮政分公司打造的中邮大药房第一家门店解放街店开门营业。

岁末年初,医药领域的热点事件不少,零售药店行业也不例外。先有中国邮政宁夏回族自治区分公司打造的中邮大药房第一家门店解放街店开门营业;后有南京市社保中心医保部发文要求该市医保定点零售药店从2019年12月22日开始执行“4+7”价格;还有西安怡康、漱玉平民、老百姓等药房先后宣布跟进“4+7”,与医院“同药同价”。邮政等“外来户”开药店,究竟是“新势力”?还是“搅局者”?抑或“一条激活行业的鲇鱼”?“4+7”所引发的“降价潮”,对零售药店行业的固有格局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应思考如何“自我革命”

据中国邮政官网消息,2019年12月9日,宁夏回族自治区邮政分公司打造的中邮大药房第一家门店解放街店开门营业。自2006年开展药品统一配送业务以来,宁夏邮政利用网络优势减少药品流通环节,使全区药价平均降幅达45%以上,在缓解百姓看病贵的同时,也实现了自身业务发展、医疗机构认可和政府满意的多赢局面。为成为宁夏医药健康产业的卓越服务商,宁夏邮政顺应医药市场变革,开办中邮大药房,以医药零售为主业,以医药物流配送、电子商务、零售连锁为主要经营领域,在全区合适的地区开设连锁零售药店。未来,消费者不但可以在线下的中邮连锁大药房购买药品,还能足不出户等待放心药品及时配送上门。

作为一家传统物流企业,也是国有企业,邮政布局药店领域,有着怎样的优势?又存在着怎样的短板?其前景如何?珠海市医药流通行业协会会长苏韦锟就此分析说:“邮政开药店估计是想结合他们的网点优势和配送资源,在传统物流业务之外寻找新的增长点。但是,一个外行进入这个专业的领域,如果不采取并购的方式,完全靠自己去拓展市场,只能是一种折腾。”他进一步分析表示,中国邮政本身是国有企业,药店行业本来就是从国有主导发展到民营化的。因此,他不看好邮政此举。如果单纯地只是开一个药店,更多的是一种噱头!如果真想在药店领域有所作为,那作为一个资源整合者,采取并购的方式,可能效果更好。

事实上,不只是邮政,近年来布局药店领域的“新势力”不少,如北京京客隆便利店、中石化集团旗下易捷便利店在布局,而阿里、京东、苏宁、顺丰等也先后入局。

对于这些“新势力”给零售药店行业带来的影响,苏韦锟认为,应该把他们分成两个类别来谈。一类是有线下网点,再增加营业范围的,如便利店售药。便利店售药其实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以往,只要能办到证,也是可以经营药品的,只是很少有人尝试,而现在尝试的人多了。虽然如此,但由于便利店只能经营乙类非处方药,加之不够专业,可信度、可选择及需求满足方面都不如药店,只是利用现有的资源增设个品类而已,只能显示其便利性。因而,其对药店的影响不会太大。而且,投入和产出的匹配性,也会让他们谨慎从之。另一类就是互联网转型做实体的,如阿里等互联网巨头走向线下,他们有庞大的消费者数据,能够对消费者进行清晰的分析与定位,并导入互联网的经营手段。因此,他们可能对实体药店经营产生比较大的影响。

苏韦锟表示,无论什么时候,无论什么行业,外来的“新势力”,总是会引发行业变革的。因此,传统零售药店也不必恐慌,市场总是在不停地变化,任何行业也是在变革中前行的。而且,在现代商业社会,不管有没有外来“新势力”,企业要想发展,也应该不断进行“自我革命”,而不是说因为有了外来势力才变革。他认为,目前,药店行业的经营模式还是比较传统,每一个企业思考的应该是“怎么样自我革命”,每一天都应该有新的变化。要不然,如何生存?

期待政策“更接地气”

在市场出现“新势力”的同时,去年至今,零售药店领域还迎来了“4+7”带量采购引发的降价压力。2019年12月,江苏省南京市社保中心医保部发文,要求该市医保定点零售药店从12月22日开始执行“4+7”价格。

2019年,“4+7”在试点的过程中所导致的医院与药店之间的“价格鸿沟”,就引发各方的关注。现在看来,医保局针对这一现象开始出手了。对于南京市医保部门的要求,苏韦锟颇有担忧。他表示,医院参与“4+7”,其在药品方面损失的利润,可以通过医疗服务和政府补贴来弥补。现在,药店的很多处方药利润本就微薄,如果执行“4+7”价格,那利润的损失如何解决?相关部门是不是也给药店一些补贴呢?不过,苏韦锟也认为,任何事情都应该一分为二地来看,如果能通过“4+7”将医院的处方引流到药店,那对于药店是大有裨益的,而且,药店执行“4+7”价格,也能吸引到更多的消费者进店。

不只是政府部门要求,其实,很多企业也积极主动地响应医改新政。如岁末年初,西安怡康、漱玉平民、老百姓等药房先后宣布跟进“4+7”,与医院“同药同价”。对于这种现象,苏韦锟表示,都是企业适应政策要求,求得生存机会之举。在这里,他再次强调了医院处方外流的重要性:“如果医保部门可以建立处方共享平台,把知情权和选择权交给老百姓,这样一来医院处方就能外流起来。哪怕药店在相应的产品上没有利润,但能增加客流,自然也能从另外方面产生收益。”

除了“4+7”,近年来,影响零售药店行业发展的政策还有不少,如2018年,商务部发布了《全国零售药店分类分级管理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2019年,国务院公布了《关于加快发展流通促进商业消费的意见》等。

对于政策给零售药店行业带来的影响,苏韦锟分析说,从这么多年国家出台的相关政策来看,很多都不够“接地气”,可操作性不强,其初衷和目的最终都难以达到,反而是通过不停地设置门槛,增加了企业的运营成本,最终这些成本还是会转移给消费者,并造成资源浪费。就拿争议较大的药店分类分级管理政策来说,有谁会去选择一类药店,而且按照政策要求,执业药师供给是严重不足的。他认为,政策制定的目的,应该是规范企业的经营行为,鼓励连锁发展,促进流通行业发展。

虽然政策频发,市场出现变化,但观察近年来上市连锁药店的财报可以发现,龙头企业并未受到多大的影响,反而是业绩不断攀升。如2019年三季报显示,大参林2019年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80.41亿元,同比增长27.65%,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56亿元,同比增长34.34%;老百姓2019年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83.70亿元,同比增长23.59%,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94亿元,同比增长21.44%。单体药店由于没有公开的数据可供查询,市场表现暂无法得知。

苏韦锟就此分析道,毫无疑问,未来,龙头连锁企业的市场份额会越来越大,因为他们管理规范、竞争力突出,一定会加大扩张与并购的力度。但单体药店也有其生存之道,因为其成本较低,且大多属于夫妻店,经营灵活。而且还有一个现实,现在的监管对于连锁药店和单体药店的力度和尺度不一致,甚至有监管漏洞。这也是单体药店能够以低成本“苟且偷生”的原因之一。未来,随着监管到位、力度加强,再加上政策与市场的推动,龙头连锁的优势将进一步凸显,零售药店行业的集中度定会越来越高。



恒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关于医药慧 | 联系我们 | 媒体合作 | 意见与建议 | 版权声明 粤ICP备14040283号-1
医药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