赋能领军企业,多方合力强基层-医药慧(原医药观察家网)——谈医论药,存慧于文

资讯

赋能领军企业,多方合力强基层

发布时间:2021-04-06 10:02:49  阅读量:2688

作者:孙东坡  来源:医药观察家报

核心提示:产业是第一性的,金融是第二性的。

微信截图_20210406100216.png

作者:中国医药物资协会浙江大学基层医疗领军班学员

      中叶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合伙人孙东坡

产业是第一性的,金融是第二性的。

在推进健康中国战略尤其是服务基层民众品质健康生活方式方面,投资及金融服务主要体现在为服务基层医疗的企业提供债权融资、供应链金融、保险、消费金融等服务,以及为企业创业投资、股权投资、ipo、产业并购及商业模式创新服务。

本文就致力于强基层的企业助力其可持续发展和实现“产融”双轮驱动发展战略层面(即“道”层面)的思考,而非“术”或“器”探究,尤其是在医药产业改革及行业洗牌、重构的今天,希望能对致力于基层医疗发展的企业有所帮助。

基层医疗市场需求未被满足

业内一般把医疗市场划分为“上三层”和“下三层”两个层级,也就是省市县和县乡村。本文聚焦的是“下三层”县乡村层级基层医疗,主要包括乡镇卫生院、村卫生室、基层私人及连锁诊所、医务站及未来转型为健康管理中心的单体及连锁药房等机构开展的医疗服务,药品销售只是基层医疗的一个组成部分。

2016年成立我国第一支“中药产业投资基金”,2017年开始对基层医疗政策、产业调研、市场和标杆研究,先后拜访300余家从事基层医疗创新服务、连锁药房、连锁诊所、医药商业、检验、医疗服务、信息化技术及医院、医生集团,以及2000余家村卫生室、诊所等。

产业周期一般为20年左右,经历初创阶段、规模阶段、集聚阶段和平衡联盟四个阶段,每个阶段大约五年左右,各阶段主要表现和企业发展的策略。

第一,初创阶段,该阶段主要表现为企业快速扩张,对技术和知识产权保护提高壁垒,确保优势,关注收入而非利润,扩大市场份额,开始打造并购技能。

第二,规模阶段,该阶段主要表现为企业通过并购竞争对手、存量整合,扩大市场范围,前三位公司份额可以达到15-30%,IT数字化技术、文化融合是必备资源,这个此阶段只有领先公司才有可能进入下一个阶段。

第三,集聚阶段,该阶段公司关注自身核心业务的发展、消化,开始注重利润,强调核心能力,并大步超越对手,CR3公司比例达到35-70%,行业会有5-12家公司存在,公司弱势的业务要么发展,要么剥离。

第四,平衡联盟阶段,行业开始出现寡头,行业集中度进一步上升,CR3达到70-90%,对于弱势或新出现的企业进行并购。

本轮医改下半场已经开始了,从目前看基层医疗产业已经进入到产业的规模化阶段。据不完全统计,权威机构预测随着药店分类管理,未来可能有50%的药店要消亡,而随着互联网、两票制落地,未来可能90%的商业将出局,但从我国目前庞大的基层医疗机构及缺医少药设备差的现状、九亿多的基层医疗人群医疗需求尚未完全满足的情况下,不是药店、商业多了,而是政府及消费者更需要新型的药房、村卫生室、诊所等基层医疗机构服务,传统的商业不转型可能连物流配送的机会也没有了。

“下三层”基层医疗

“多小散”且“差乱少”

九个字可以概括基层医疗的特征,分别是:“多”、“小”、“散”、“弱”、“差”、“乱”、“少”。

“多”,基层医疗服务机构多(100万)、基层消费者多(9亿)、市场规模大。

“小”,基层医疗服务机构规模小,平均每个机构医护人员在2.3人,服务人群相对稳定和少。

“散”,基层医疗机构遍布全国城乡、组织管理、数据信息、监管及服务松散,国有和承包、民营等并存。

“弱”,基层医疗服务机构医疗服务能力弱、信息化互联网技术等弱,89%的基层医生需要“咨询药师”,25%迫切需要专家的临床诊疗讲解,18%需要临床医生做典型疾病分析,52%药学专家将用药安全。

“差”,基层医疗服务机构总体政策、工作、绩效、就诊、设备等硬件环境差,68%没有“检验能力”,65%没有检验设备,17%只有血液分析仪,9%有尿检分析仪,9%有便携式检验设备,极大限制了基层医疗机构的诊治能力与正确合理用药。

“乱”,基层医疗服机构在用药、诊疗、政策、管理等乱。

“少”,基层医疗机构缺医、少药,村医超过62%经常“买不到药”,品种不全,超过90%的需要有医疗责任保险,60%对低无息融资购药、设备及开设新诊所有融资需求。超过90%的希望能够帮助宣传吸引更多患者就诊,形成稳定的客户群。

“下三层”

基层医疗市场“分久必合”

第一、“下三层”越来越热,抢“终端”,否则连服务的机会也没有了。

2015年开始,金融资本(高瓴、华泰等)及产业资本(国药、华润等)、互联网和技术公司(阿里、微医、明医众禾等)开始进入“上三层”连锁并购合作,到逐步下沉抢“下三层”基层医疗机构资源,主要通过互联网技术、云药房、检验、培训等集成供给侧资源赋能基层卫生室、诊所及药房来抢终端,或者连锁加盟形式扩张。

2019年以来,大量的产业资本通过股权并购、换股等方式来整合县域商业及药房终端资源,其核心是抢私域流量和线下服务消费者的终端(“阵地”)资源,形成O2O融合产业互联网。

纯线上的互联网企业已经不再是一线热点了,消费互联网开始向产业互联网发展,过去,资本青睐线上的公司,现在,资本开始重新关注重资产、有线下的互联网公司,因为互联网经济走到现在,没有线下的重资产投入,是无法实现服务闭环的,尤其是对于一些重型交易或需要送达性的交易,这也是各大互联网公司布局基层医疗机构的目的所在,通过并购、换股及加盟“上位”,实现在基层医疗市场“卡位”,最终实现服务消费者实现“站位”。

从“道、法、术、器”四个层面而言,在今天的基层医疗市场,企业考虑药品销售、控销、下沉、促销、选品、OEM等等固然重要,但这只是法、术、器层面的考虑,如何抓住机会快速抢“终端”资源,积极进行“下三层”基层医疗市场布局是企业最应考虑的战略和“道”!如果基层医疗市场出现“塌方式”垮塌,未来,可能连服务基层医疗机构的机会也没有了。

第二、从供给侧到消费侧转变,以客户和消费者的需求为导向,进行商业模式创新及产业链重构或重塑。

以往医疗市场是以政策为导向,未来医改必将形成国计民生的医保市场和市场化的商保市场两大市场,医疗回归市场规则是必然,以客户和消费者需求为核心和导向是必然的结果。

基层医疗市场的客户包括政府包括卫健委、医保局等,购买服务和基层医疗机构及消费者,基层医疗机构更多是担负着标准化的消费医疗服务。

以客户及消费者需求为导向,并以此反向产业链重塑和重构、商业模式创新,卫健委等政府机构也将购买服务来强基层,包括医疗智慧化、基层新基建建设、医共体建设、信息化建设等等。

第三、基层医疗机构麻雀虽小五脏俱全,需求也是多方面的,也决定了从事基层医疗服务企业的业务模式。

基层医疗机构尤其村医,在医共体中的定位相当于县人民医院外派的一个全科门诊及家庭医生职责,主要任务预防、健康管理、首分诊及康复管理、家庭医生服务等工作。因此,适销的药品只是其中之一,由药到医、险、检等是趋势。

也需要互联网技术、实现电子健康病历、检验检测、快捷的仓配服务、互联网远诊及转诊、实用的医技培训、康复及设施设备、医保及商业保险、金融服务,是包括可以满足卫健委、医保局等政府机构的健康大数据。

从此次河北疫情的情况就进一步验证了这一点,为致力于基层医疗服务的公司提供新的商业机会,政府必将加速强基层的投入和资源的倾斜、政策的支持。

第四、遵循“非平台即插件”的规则,赋能基层医疗机构“抱团发展”可能是一种值得探索的强基层商业模式。

基层医疗机构不同于三甲医院具有完善的医疗体系和医疗能力,三甲医院的需求更多是单点或单一需求,而基层医疗机构恰恰相反,缺失基本面和医疗服务体系无从谈起,因此,需要有体系的医疗和服务集成服务商为其提供全面的“一站式”的、“一揽子”后台来支持和服务,让其能够更有能力和条件为周边的患者、家庭及消费者提供力所能及的医疗服务。

未来,县域将出现为基层医疗服务机构提供综合医疗服务的“小而美”功能相对齐全的综合医疗服务平台公司,这也是今天县市级医药商业公司的转型和发展的机会。

县域综合医疗服务平台公司因区位、环境及条件所限,自身去整合及各类医疗、技术资源有难度,可以通过与全国性具有互联网技术、培训、云诊所、云药房、检验服务等综合医疗服务平台战略合作是一个值得选择的方式,互为“平台”和“插件”,县域平台也将作为全国性或区域性的综合医疗服务平台的一个体系插件,抱团发展为基层医疗机构赋能发展。

第四、按照“以终为始”理念,快速“跑马圈地”,生死时速,规模第一。

基层医疗市场目前的采取加盟、换股或投资并购,都是通过新理念、新技术、新模式、新设备以及共享供应链、管理技术、品牌及资本等进行存量整合,因此,须有“以终为始”的思维及谋定而后动的策略,则有可能消化不良及拖累现有业务发展。

医药上市公司越来越多,其为实现持续发展及市值管理的需要进行并购整合,进一步加剧基层医疗的洗牌,今天,尤其要快速跑马圈地和生死时速,规模第一。

第五、强基层,应有“利他”和“赋能”的思维。

通过销售促销、活动、培训、赠送保险等还是营销手段变化,依旧是买卖关系,基层医疗机构更需要从他们的切身需求出发来帮助他的医疗机构医疗服务能力和形象提升,帮助他多赚钱、多省钱和看诊管理更轻松,效率更高,让其更有尊严及风险降低等利他思维,通过技术、品牌、供应链、管理等赋能后,让他更好的服务患者和消费者,让消费者满意,在帮他多赚钱、帮助他省钱之后,我们在他多赚或省钱中分一部分钱来赚钱。

基层医疗是典型的“星星月亮”的模式,赋能县域医疗服务平台公司,再对全县基层医疗机构赋能和服务,而后实现C端裂变,前提是从消费者的医疗需求及政府需求为原点和导向。

第六、强基层,应有“终局”思维、格局的研判。

在基层医疗洗牌、重构的当下,对基层医疗未来尘埃落定后的产业格局和业态有清晰的预判者才是基层医疗领域最终的胜者和领军者。因此,企业需要从政策、产业、市场、模式、技术等各角度对基层医疗产业未来的终局有清晰的研判和思考,并非创新都是鼓励的,还是有边界和规律的。

去中心化的“分布式”医疗服务体系可能是基层医疗未来趋势。大病不出县、强化县级三甲医院建设、县域医共体建设、县域医疗体系重构和重塑等举措,可以预见到,未来县域基层医疗将形成一个布局合理、定位清晰、能力匹配的以县医院为核心的分布式的医疗服务体系。

第七、强基层,要有“跳出医疗”再做医疗、再创业的心态。

医疗产业封闭多年,但今天很多跨行业的“野蛮人”进场,以往的竞争对手变了、游戏规划也不同了。因此,原有的医药企业创新和纵向发展固然重要,但更要横向与比较评估是否具有比较优势,这才是最重要的。

更需要跳出医药行业来看医药,比如从互联网、快消品、化妆品、保健品、生鲜、服装等行业角度来看医药健康行业,企业定位、新商业、新零售、新技术、新理念等等,再来思考和规划公司在基层医疗领域的发展和商业模式创新,隔行如隔山,但隔行不隔理,这样看可能基层医疗市场遍地都是商机。

第八、基层医疗有赖商业模式,可实现“搭积木”拼图式跨越发展。

基层医疗领域企业发展有赖商业模式的创新,更多是依托线下资源及品牌、团队及资源和供应链优势,进行抱团整合做大规模,打造区域性基础医疗服务集团,也是目前发展趋势。因此,在整合过程中,商业模式设计定型(“编个筐”),通过技术或资本与所需的存量企业合作,实现强强合作一个个“模块化”企业,按照商业模式采取“搭积木”拼图成预先规划的样子。

“合久必分、分久必合”这八个字同样适合商业演进。阿里、腾讯、京东、海底捞、西贝、海尔、美的等已开始平台赋能、孵化和分拆的合久必分。今天,基层医疗恰恰是“分久必合”,需要有领军者对区域内商业、连锁、诊所以及供给侧医疗资源集成抱团发展。

第九、强基层,两种企业可能会成为基层强。

在基层医疗领域,未来将有两种企业会脱颖而出。

第一,区域性的新型基层医疗管理服务集团平台生态类型公司,涵盖医、药、险、检、训、融、技等综合医疗赋能和服务业务领域。

第二,以基层医疗领域应用为场景为基层医疗机构提供硬件及软件服务的“插件”类公司。主要包括信息化、互联网、检验、慢药、设施设备、医疗服务、消费医疗、康复及培训等公司。

赋能领军企业实现强基层

中国医药物资协会高瞻远瞩将强基层作为“一号工程”,来承载健康中国的使命。强基层,需要协会大平台来推动、参与和支持,更需要领军的企业集团带动和践行,为此,协会采取两手抓、两手都硬的举措。一方面,快速搭建协会基层医疗分会,以及各省市分会组织;另一方面,举办大量研讨和集思广益探讨强基层、基层医疗发展的新理念、新模式和新思路,与此同时,通过交流和学习,进行选拔和培育基层医疗领域的未来的领军企业。

协会对基层医疗领军企业将全面赋能,通过领军企业与会员企业抱团发展,实现协会“十四五”发展战略大计,落实强基层的任务,践行健康中国的伟大使命。

从另外角度而言,协会某种角度相当于一个国家级的医疗集团,包括制造、销售和终端、也包括仓配物流、技术、金融、培训、研究院等,与海尔、京东等企业集团在原理上一样,对企业进行孵化、赋能和培育。

(一)中国医药物资协会利用生态闭环,通过赋能和培育领军企业,实现强基层。

1、平台赋能:为领军企业提供协会大平台及品牌和平台背书。

2、政策赋能:并积极与国家、各省市政府在产业政策、资源、招商引资、土地税收、行业发展建议等方面为领军企业赋能。

3、模式创新:协会组织学习交流,为领军企业在顶层设计及商业模式创新协同创新。

4、资本赋能:协会与产业投资基金、券商及中介机构合作为领军企业提供股权融资、IPO及并购重组服务,也将成立协会基层医疗产业基金围绕领军企业及相关企业投资,打造协会“企投家”(企业家+投资家)。

5、金融赋能:协会与银行、保险、供应链金融、中介机构等资源为领军企业进行投资、提供IPO及产业并购、金融服务等支持。

6、产业协同:依托协会丰富的产业资源为领军企业提供从产品、批文、加工、物流、仓配、连锁、商业等等资源进行协同和赋能。

7、技术赋能:协会整合互联网及信息化新技术资源,赋能领军企业数字化建设和模式创新。

(二)中国医药物资协会强基层战略目标

在“十四五”期间战略目标,按照协会发展大目标:

第一,投资培育(10-20)家市值超过百亿、千亿的基层医疗平台公司。

第二,协会引导,联合社会化资本设立“基层医疗股权投资基金”、以及联合市场化创业投资基金、产业股权投资基金100亿元,投资协会及基层医疗领域及所需的相关企业股权投资。

第三,力争挖掘、投资和培育(5-8)家基层医疗及关联公司实现上市。

第四,建议成立研究院金融研究所,把金融研究所打造成为与协会发展理念和行动一致的,成为协会在投资、金融服务及资本领域一个新抓手,进行国家宏观层面、产业层面的系统研究,集聚各类金融资源为会员“一站式”和“一揽子”的金融服务、投资及上市并购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