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通网售药品安全“最后一公里”-医药慧(原医药观察家网)——谈医论药,存慧于文

深圳药学会·合理用药

打通网售药品安全“最后一公里”

发布时间:2022-03-28 16:25:33  阅读量:34258

作者:雅祺  来源:医药观察家报

核心提示:此次北京市发文为国家层面的相应标准与规则制定迈出了重要一步,为网售药品配送逐步走向专业化,打通药品安全“最后一公里”起到了关键作用。

日前,北京发布《药品网络零售配送质量管理指南(征求意见稿)》(下称《征求意见稿》),为药品配送立下严格的规矩,受到各界广泛关注。此次北京市发文为国家层面的相应标准与规则制定迈出了重要一步,为网售药品配送逐步走向专业化,打通药品安全“最后一公里”起到了关键作用。

首部网络零售配送指南呼之欲出

近日,为进一步加强药品质量监督管理,规范药品网络零售配送行为,北京市药监局制定了《药品网络零售配送质量管理指南(征求意见稿)》,并面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值得注意的是,《征求意见稿》对药品网络零售配送作出了非常多的明确规定:配送企业指仅提供药品网络零售配送服务,不直接参与药品销售的企业;应当直接将药品配送至消费者,药品配送过程中不得转运或转存;要用药品配送车辆或者药品配送箱,且应配置温湿度自动监测设备并具备报警功能;药品与非药品不得拼装配送;网购药品在配送过程中将一次性“封签”等等。

从以上内容不难看出,国家对网售药品配送过程中各个环节的管理进行了细化,对相关企业的设备配置、操作规程提出了更严格的要求,对开展药品配送业务的药品网络零售企业的资质和设备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显然,一旦文件正式出台,医药电商企业需要投入更大的成本。这意味像快递公司、外卖跑腿这些以前常用的药品配送方式将受到极大的限制。

对此,葫芦娃药业集团OTC营销中心总经理李从选表示,近年来,随着医药健康服务需求不断增长,加之国家深入推进“互联网+医药”行动,线上医药零售渠道迎来重大机遇。然而,在产业蓬勃发展的过程中,也产生了诸多问题,尤其是药品配送环境不符合药品贮藏条件、与其他商品交叉污染等质量安全隐患。此次《征求意见稿》对相关企业采取有效的控制措施,其主要目的就是实现药品配送全过程质量安全、可追溯。

中国医药行业协会副会长牛正乾认为,网售药品配送逐步走向更专业化,这是进一步优化行业资源配置,推动产业高质量发展的必然要求。据他了解,此次《征求意见稿》是由国家药监局委托北京药监局起草,文件正式发布后将可能作为GSP附录,虽然暂时只是北京市的发文,但其他省市后续陆续跟进是可以预见的。由此可见,药品网络零售配送走向更专业化、规范化,将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影响深远。

医药电商平台格局或重塑

《征求意见稿》中明确提出:开展药品配送业务的药品网络零售企业应当直接将药品配送至消费者,药品配送过程中不得转运或转存;“送药上门”要用药品配送车辆或者药品配送箱来进行。并且,非药品与药品混合配送的,箱体内应有有效物理隔离,避免混放;为了防止药品在配送过程中被替换,要在药品的包装上使用一次性“封签”。另外,《征求意见稿》对人员也有资质要求,药品配送负责人应当具有大学专科以上学历或者中级以上专业技术职称等等。

另一个重要的硬性要求是,由于药品在配送过程中需要暂时储存,提供药品网络零售配送服务的企业所提供的储存场所应当具备与药品配送规模相适应的仓储设施,且应符合《药品经营质量管理规范》要求的仓储条件。

牛正乾直言,这些规定对现阶段的医药电商B2C平台来说,并不容易实现。一方面,现阶段从事药品网络零售、提供药品网络零售配送服务的企业,人员素质、技术要求以及中转仓库尚未针对药品的储存完善相关软硬设施和条件;另一方面,在药品运输过程中,配送人员也无法确保能做到完全杜绝“暴力配送”现象。但药品的配送过程中一旦出现上述情形,则可能危及消费者健康甚至生命。

湖南某连锁药店质量管理部负责人坦言,药品配送方有了明确的规章制度,确保了药品配送环节的质量安全,对于依托第三方平台网售药品配送的B2C来说既是一大挑战,也是件大好事。

目前,在医药线上零售渠道中,B2C的发展更为成熟,其中,京东健康、阿里健康占据了头部市场。值得一提的是,在疫情的刺激下,近两年来,B2C医药电商加速渗透,医药电商平台的活跃用户数呈爆发式增长,促使两大电商平台也在加速在各省设立子公司。

有业内人士进一步指出,《征求意见稿》对于自有一套物流体系、已有在各地建立仓库的头部电商平台来说,除了前期需要一次性投入大量设备成本之外,政策出台的后续影响并不大,甚至可能加速他们与其他平台拉开差距,进一步抢占市场份额。

“药品是特殊商品,保障用药安全是第一要务,如果将网上药品配送的主体准入门槛和经营者实力的要求不负责任地放松,将会导致假劣药品泛滥,药品质量难以保障,将严重威胁用药安全。”中国非处方药协会副会长王伟表示。因此,在他看来,提高从事药品网络零售、提供药品网络零售配送服务的企业资质和要求,从长远看对行业是有益的,也是管好药品安全的必要举措。

O2O实体药店迎来春天

疫情期间,居民养成的新消费习惯催生了医药O2O零售渠道的高速发展。O2O药品零售渠道的兴起,将单店覆盖范围由原本的500米扩展到3公里以上,实体药店纷纷发展O2O线上业务。相关数据显示,O2O在零售药店整体销售额占比持续提升,占比由2019年的0.9%提升至2021年约3.8%。然而,在这“最后一公里”医药配送过程中,却仍存在不少问题,导致部分连锁药店对于O2O较为抵触。

好在,第三方配送企业没有完备的监管政策,约束的问题将得到解决。《征求意见稿》第三章制度管理中提到,针对配送企业质量管理制度提出了具体要求,对服务规范提出了较高要求,有利于推动O2O实体药店的蓬勃发展。

事实上,除了北京为进一步规范药品网络零售配送行为有严格要求外,去年年底,浙江湖州也发布过《药品零售“网订店送”服务规范》。浙江省在2021年初的时候启动了24小时网订店送药房项目建设,湖州市通过“线上+线下”“需求+配送”“药品供应点+防疫宣传点”三结合,在送药上山进岛便民服务点的基础上,积极探索“网订店送”新模式。据了解,该文件最核心的内容是规范性要求。规定了药品零售“网订店送”的基本要求、服务流程和服务评价。

前不久,安徽省药监局发布的《关于印发2021年全省药品医疗器械流通风险防控监督检查计划的通知》里,多出了疫情防控方面的相关检查,“网订店取、网订店送”被列入其中。虽说安徽并没有对“网订店送”列出详细标准,但是也规范了这一方面的检查。

在李从选看来,制度的建立,以标准化为手段,统一要求、统一管理,完善服务,对提高药品配送的服务质量,优化药品配送的服务流程都起到了推动作用。

目前,O2O市场发展得相当火热,得益于互联网的快速发展和国家政策对“互联网+”的支持。聚焦到医药行业,在线上药店发展得如火如荼的同时,线下药店也开始尝试布局线上,线上线上互相补充、相互融合。

事实上,当拥有着线下门店的重资产模式难以在线上突围,而线上电商则看中线下实体店资源丰富的优势时,医药O2O通过利用互联网技术结合线下实体店,成为目前医药行业发展的首选模式,市场扩张快是这一模式的特点。

关于北京此次发布的《征求意见稿》里的部分内容,笔者询问了北京某O2O药店负责人对此的看法,负责人表示认可,毕竟在各个方面都进行了明确的规范要求,并且在细节上也很详细。运送方面设备的提升,对O2O药店来说也是受益匪浅的,这意味着药品会更有保障地交付到购买者手中。

但是万事俱备的情况下,该负责人表示,希望后续也要有详细的实施细则跟进,例如在配送设备升级的情况下,运送企业的成本会加剧,极有可能会倒逼到药店,操作上可能会受限。在国家出台政策的同时,倡导其他配套政策也需要再细化、跟得上。

在记者看来,一方面,药品通过网络渠道销售,为民众所期待,但药品配送的难度和风险阻碍了其运行和发展。只有为配送立下规矩,方能尽快搬走这块绊脚石,药品配送有了清晰的质量管理指南和监管细则后,将扫清这些障碍;另一方面,也要看到药品网络零售配送往往要跨越多地,一地推出的相关规则无法规范异地的药品网售配送行为。因此,笔者认为,跨区域甚至国家层面的相应标准与规则制定也应尽快提上日程,使药品网售配送无论在哪里,均有章可循,这才是题中要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