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假风波后扭亏为盈 诺辉健康自辩“清白”-医药慧(原医药观察家网)——谈医论药,存慧于文

资讯

造假风波后扭亏为盈 诺辉健康自辩“清白”

发布时间:2023-08-23 10:18:27  阅读量:11043

作者:马嘉  来源:中国商报网

核心提示:吸引越来越多的人来复购,再让这些人将产品拓展到更多的人,这样才能让癌症筛查的产品真正变成有严肃医疗属性的快速医疗消费品。

  8月21日,“中国癌症早筛第一股”诺辉健康发布2023年上半年成绩单,称公司首次实现过去12个月经常性盈利,已扭亏为盈。

  值得关注的是,诺辉健康日前被指财务数据造假,一家名为Capitalwatch的投资机构称该公司通过不断压货的方式,营造了九成虚假销售收入。

  对此,诺辉健康董事长兼CEO朱叶青在8月21日召开的媒体沟通会上表示:“公司从发出产品到确认收款大概历经90到180天。发给各销售渠道的产品,公司多数都能收回款项。”

  压货疑云

  截至目前,诺辉健康旗下有三款上市销售的产品——结直肠癌筛查产品常卫清、噗噗管以及幽门螺旋杆菌检测产品幽幽管。

  Capitalwatch自称从专业医疗机构、公共卫生筛查项目、民营体检机构、电商平台四个渠道分析了这三款产品的销售情况。据其推测,与真实业绩相比,诺辉健康在财报中将这三款产品的销售数据夸大了10倍。Capitalwatch称,诺辉健康每年都在各种销售渠道压货。以常卫清为例,其有效期为12个月,等到产品过了有效期后,该公司会将这部分未确认收入的产品变成公司销售财务数据中的确认收入。

  对此,朱叶青在媒体沟通会上坚决否认压货,其表示:“公司的癌症早筛产品,不管从哪个渠道卖给消费者,消费者都必须取样且将样本寄回我们的实验室,待实验室对这份样本进行检测且出具检测报告后,我们才能跟相关的销售渠道确认收入。多数渠道的回款周期是90到180天,也有客户180天至360天内结款的。我们能保证在向这批客户销售下一批产品时,会将上一批产品的大部分款项结清。”

  值得关注的是,先发产品再收款的商业模式给诺辉健康造成了较高的应收账款。金融分析工具Wind数据显示,2020年至2022年,诺辉健康的应收账款及其他应收款分别为5666.4万元、1.34亿元及5.84亿元。

  2021年,诺辉健康在港交所上市,成为“中国癌症早筛第一股”。此后,该公司连续4年亏损,直到2023年上半年终于交出首份扭亏为盈的财报。根据财报,诺辉健康2019年至2022年合计亏损40.59亿元,2023年上半年赚得净利润0.61亿元。

  先发产品,押后结款,诺辉健康的现金流健康吗?

  “以公司目前的现金流支撑未来三五年的业绩增长是不成问题的。”朱叶青说,“当诺辉健康现金流转正的时候,应收账款就不会再成为公司发展的负担。我们在6月30日实现了经营性业绩转正,未来12个月到18个月,我们承诺会实现现金流转正。”

  回应财务隐忧

  2023年上半年,诺辉健康仍将超六成的营收用作销售,该公司也因销售费用高而屡屡受到投资机构的质疑。根据财报,诺辉健康2023年上半年销售费用占营业收入的比例为69.4%,2022年上半年、2021年全年这一数值分别为86%、126%。

  公司销售费用的支出则直接影响了产品的价格。以常卫清为例,该公司出售给爱康国宾的销售单价为260元/人份,而在保险公司、健康管理公司以及电商的第三方平台价格在600元—1200元/人份。

  诺辉健康公开回应称,产品进院花费了更多的推广宣传教育投入,由公司承担。而进入体检范围的产品,这部分费用则由机构自行承担,所以要低很多。

  诺辉健康首席财务官高煜表示:“公司的很多市场销售费用投入是前置的,比如要先招销售团队开发医院渠道、举行学术会议。这部分先投入、先宣传的费用,在未来的6个月到12个月,甚至两年之内才会慢慢转化成收入。我们计划在2025年,将销售费用在营收中的占比降到40%。”

  8月16日财务造假消息传出当日,诺辉健康在香港资本市场的股价一度下跌近20%,此后又连续下跌。8月21日收盘时,诺辉健康股价报17.52港元/股,总市值约为80.17亿港元。

  对于Capitalwatch的质疑,朱叶青表示:“在过去几天里,我们发现那份报告没有在任何公开媒体介绍发布,也没有任何落款和联系人,只是在非公开媒体发布了‘调查报告’。我们的财务审计机构德勤对于我们的收入采用的是最严格的体系。”

  Capitalwatch的工作人员则在投资者交流社区发言:“关于诺辉健康公关和CFO请求我们手下留情的电话录音记录一一都在,清者自清。”

  商业变现难度较大

  对多数企业来说,诺辉健康所在的癌症早筛赛道商业变现难度较大。

  国元证券刘慧敏表示,癌症早筛的产业化路径主要包括“底层技术开发—回顾性研究—前瞻性研究—产业化”四个阶段。对于企业来说,前瞻性临床研究可以为申报注册证提供数据支持,是早筛产品从技术到商业化落地的必经之路,由于前瞻性研究研究耗时长、受试群体规模大,而且至少需要三年的随访,资金投入在亿元以上,所以显著提高了行业门槛。

  虽然诺辉健康、泛生子、贝瑞基因、鹍远生物、燃石医学等多家企业入局癌症早衰赛道,但盈利的却在少数。根据财报,2022年,泛生子归母净利润亏损8.084亿元,同比下滑62.91%;燃石医学归母净利润亏损9.712亿元,同比下滑21.91%。

  东吴证券研报显示,肿瘤早筛产品获证与否决定了其商业化路径,在中国,若获得国家药监局批准的IVD(体外诊断仪器及试剂)证则早筛产品可独立销售,否则早筛产品只能镶嵌进整体的LDT(实验室自建检测项目)服务,仅在实验室内部研发、验证和使用的体外诊断项目,医疗机构不能直接使用。

  医疗健康行业分析师陈乔姗表示,由于公众对癌症早期筛查的意识并不强,且这部分产品尚未进入医保,需要公众自费,所以大家对这部分产品买单意愿还不强。

  朱叶青也在媒体沟通会上表示希望做消费医疗。“我们希望现在甚至未来能够通过在医院渠道拓展产品,让更多的医生、用户认可我们产品的价值,逐渐让大家认识到‘这个产品有非常重要的临床价值’,吸引越来越多的人来复购,再让这些人将产品拓展到更多的人,这样才能让癌症筛查的产品真正变成有严肃医疗属性的快速医疗消费品。” 朱叶青说。